某姑娘

我的世界很小,有你刚刚好。

瑾小澜:

我记得忘记带唇膏的蔡徐坤
我记得治愈系微笑的陈立农
我记得忘记歌词的范丞丞
我记得土味情话连篇的黄明昊
我记得爱讲冷笑话的林彦俊
我记得会空翻的朱正廷
我记得BOOGIE酷bro的王子异
我还记得常常被卜凡凡打杰哥护着的小鬼
我还记得偷零食说要减肥的尤长靖
我还记得服化组的“亲儿子”卜凡
我还记得超凶的胡巴朱星杰
我还记得床很小的李希侃
我还记得美少女战士秦奋
我还记得服化组的“亲儿子”卜凡
我还记得五官精致的弟弟灵超
我还记得举止间都透露一种气质的岳岳
我还记得笑声很苏的高级脸木子洋
我还记得小半超仙的仙女周锐
我还记得经常被哥哥们捏脸的钱正昊
我还记得为了更好的舞台而晕倒的周彦辰
我还记得总是讲balance的张PD
我还记得眼睛小又可爱梗超多的李荣浩老师
我还记得会带动气氛的王嘉尔老师
我还记得说唱很棒的欧阳靖老师
我还记得人超仙的舞蹈老师程潇
我还记得人超美的舞蹈老师周洁琼
我还记得第一季有一百位练习生
我还记得第一季有一个厂叫大厂
我还记得有一群爆肝人叫全民制作人
我还记得全民制作人,请多关照
我还记得越努力越幸运
所以偶练二我们不约
如果第二季偶练
没有蔡徐坤的神颜
没有陈立农的笑容
没有范丞丞的妖艳
没有黄明昊的可爱
没有林彦俊的制霸
没有朱正廷的腹肌
没有王子异的温柔
没有王琳凯的RAP
没有尤长靖的高音
对不起
第二季我们不约
没有
我永远记得
我的青春
NINEPERCENT来过

吱鈕吱鈕#:

混迹CP这么多年,我什么没见过。但洋灵这个,我真的没见过。让我死在这里吧。


我看他们答题。是我不对。我知道我不该退出洋妻的范围。但我头掉了我真的没有办法。对不起。

祝东风:

还有机会看到照片里的人, 再凑齐吗π_π

看到 怀念大厂 上了热搜,心里有点复杂。
大厂 真是梦开始的地方
感觉不应该说什么出道了还比不上在大厂的时候,毕竟那是他们的梦想。
但是,像毕业了的学校,无论什么时候都很能勾起人的回忆。
那是最后的世外桃源。

“我就觉得,他们以后出道了,是明星了,在哪都是妆容精致完美的样子,不会再把羽绒服搭在肩膀上,敷着面膜到处跑,凌晨去便利店,提回一袋又一袋的零食了”
不知道这是哪个xjm说的,但我深以为然。

他们,迟早都要成长为完美的,外壳严丝合缝的艺人的,会营业笑,会给出滴水不漏的官方答案,这没什么不好,这意味他们适应了规则,在这残忍的名利场里生存了下来。
这真的不好,我的小少年们,被他们藏在心底了,没有人能伤害他们,可是,也再没有人可以看见了。

我又能做什么呢?
我想的是     我一定要
珍惜他们现在
还青涩
还真诚
还不世故 的时刻
每一刻
他们以后迟早要成长为完美艺人的
可是在我眼里
比起以后,现在才更可贵。

漫漫一只鹿障:

5.17世界不再恐同日快乐。
今天来和你们谈谈同性恋吧。
对我来说,我对它最初的了解来自于bl的cp。或许因为我实在迟钝和不敏感,又或许因为我生活的环境太过简单与单纯,在初来时我并未觉得人们会对他们有敌意,把他们当异类看。
可是慢慢的,我发现这种歧视其实并未因为时间的变化而消散。比如说在学校筹划的今天的拥抱活动因为校方不许可而只能搁置,几个排名靠前的学校才敢同意,但穿彩虹旗衣服应援也只可以在上午进行。
而在我们在班上提出这个活动以及说明它取消时,更多人采取的态度是[看笑话]与[凑热闹],甚至有一个女生小声说了句,真恶心啊。
我朋友做的表白墙是有同性表白的,认认真真,但只要发出来评论区必定只刷死基佬死百合死变态。她和我同样支持反恐同运动,也同样无奈。
现在的情况比之以前好了很多,可是现在的发展也未必是好事。
[凑cp]成为了一种营销手段,[卖腐]成为了炒热度的利器,而附庸着这些的是否只是因为风潮和时尚呢?甚至进行这些的本人在享受利用同性恋带来的利益时可能内心是感到厌恶的。
很多人开始说自己是同性恋,可是有没有想过,或许这并不是因为时代的发展让他们敢于说出来,而是因为对于性向的认知受了这种“风潮”的影响而发生了混淆与迷茫,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同性恋呢?
总之,我希望关注着我的你们可以只是因为喜欢而喜欢,清晰且坚定。在对于自己取向迷茫的时候也不必多纠结,将来总会有一个你喜欢的人告诉你答案。
我会继续支持和为反恐同运动努力。
希望你们明白,支持反恐同,不是为了划分界限让人们接受这个“特殊群体”,而是为了让以后的喜欢只是纯粹的喜欢,与性别无关,只与对象有关。


最后。
--或许有生之年,我可以看到大陆同性恋合法吗?

《柳巷》 chapter 02

      夜色朦胧,医馆关了门,门外挂着的两盏红灯笼随着风摇摇晃晃,烛火不稳,忽明忽暗。
      医馆后不大的院子里,毛不易正抱着又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三花猫,坐在葡萄架下的藤椅上乘凉,月光从葡萄叶的缝隙间斑斑驳驳地洒下来,浸在他的脸上,白皙而又骨节分明的手轻柔的抚着怀里的猫咪,圆滚滚的三花猫舒服的打滚
,喵喵直叫。
      绿衣一进院子,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赏心悦目的场景。
      绿衣与毛不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打小两人就是邻居,小时候的毛不易长的俊美无匹,聪颖过人,绿衣也是听话乖巧,可爱伶俐,两家的大人总喜欢拿两个孩子开玩笑,说:“将来就让这两个孩子凑一对好了。”就这样,毛不易在年幼无知的情况下就这样被自己的亲妈给送了出去。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毛不易和这两个缺心眼儿的妈都没把这事当真,偏偏绿衣对这事上了心了,三天来给他做顿饭,五天来给他洗次衣,毛不易倒也不拒绝,毕竟自己和自家小孩都不喜欢洗衣服,又都懒得做饭吃,所以,毛不易和自家小黑也都乐得其所。
      “小黑,来,找姐姐抱。”绿衣笑的眉眼弯弯,向三花猫伸出双手,可这小肥猫偏不领情,尾巴高高竖起,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恐吓声,琥珀色的眼睛里满是警惕。
       一时间,场面有些尴尬。
      毛不易睁开眼,悄悄敛去眼底的不耐烦,揉了揉怀里大发脾气的猫咪的小脑袋。“绿衣,有什么事吗?”绿衣缓了缓神,“倒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今晚不用做绣工,得了空闲,就想来看看你。”“我有什么好看的?你今晚好不容易得了空闲,该回去好好休息。”这话听起来客气,却是含蓄的下了逐客令,毛不易面色温柔的逗弄着怀里的猫咪,语气却冰冷的僵硬无比。
      冰冷的语气让绿衣一愣,有点不知所措。“不是,我,我……我今天来想问你一件事。”“什么事
?”“他们…他们都说你和你医馆里的那个小郎中关系…很不一般…我…我就是好奇问一问,你别生气
…”毛不易抚摸着猫咪的手猛然一顿,怀里的小猫也更加躁动不安,毛不易的口气越来越冷:“绿衣
,我劝你不要牵扯我太多事,我与谁有关系,或是我与谁在一起,和你,应该都没有多大关系。”
毛不易抬起头,冰冷的目光撞上了绿衣的双眸。
      “可是毛毛,他是个男的啊!你怎么能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一辈子呢?”绿衣急的面红耳赤,眼里竟泛起了泪花,“绿衣,我和你解释的已经够多了,我也不希望咱们的关系弄的太僵,我的事情
,你最好不要管,你也管不起。”毛不易又低下头
,用手指轻轻弹着猫咪可爱的小耳朵,“还有,以后没什么重要的事你就不要来了,小黑不喜欢你 ,对了,记好,小黑不是你能叫的。”绿衣的大眼睛楚楚可怜充满泪水,气的一转身哭着跑了出去

      怀里的猫咪在绿衣踏出门之后忽然变成了俊秀的少年,还有没来得及收回去的一对小耳朵和一条小尾巴,平日里谈笑风生少年老成的小郎中,
现在却变成了黏黏糊糊太粘人的小奶猫,这种反差萌让毛不易的心都化了。软萌软萌的小猫窝在毛不易的怀里,撅着嘴一脸的不高兴,“怎么了
?我的小猫吃醋了?嗯?”毛不易眼里尽是笑意,
轻轻的捏了捏怀里小朋友软软的脸蛋,“没有。”
钟易轩把脸埋在毛不易的胸前,传出来的声音有点闷闷的。“怎么?难道易轩还舍不得她走?”毛不易揉了揉小孩的头发,声音里满满的都是温柔
,“也不是,她走了,我们就没有饭次了。”钟易轩抬起头,眼神里有点委屈,声音软软糯糯苏的要命,扯着毛不易的衣角轻轻的晃着,毛不易眼底的温柔化成了一汪春水,“你放心,小鱼干还是吃得起的,你啊,我还是养的起的。”
      我说今晚的月色那么美,你说是的。
(感谢 @Jun.一七 宝宝给我的鼓励,因为这两天真的是丧的要命,一直兴致缺缺,您真的让我重新开始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