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姑娘

我的世界很小,有你刚刚好。

今日我离别(下)

                                           叁
        第二天早上起不来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最后还是被经纪人的夺命连环call给催起来的。
        走进洗漱间,毛不易被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两轮占据了大半个脸的黑眼圈,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毛不易揉了揉酸涩的双眼,自嘲地笑了笑,到客厅里收拾东西。
        出人意料的,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准确的说,是家里一个人都没有。
        一点清冷,一屋寒气。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毛不易拎上自己家小朋友帮自己收拾的行李箱,匆匆忙忙地赶到了机场。
        熙熙攘攘的机场里,毛不易目光呆滞地看着赶来送机的粉丝,心里空空荡荡的有些茫然,就是这些人给了自己底气,却又生生赶走了自己最爱的人,一时间,他竟说不清自己的心里是感激还是愤恨。
        这种不清不楚的情绪一直持续到了飞机起飞。
       他想起了南京那场演唱会前夕,两人第一次一起坐上飞机。
        那时已经步入了十一月份,飞机里有些冷,两个人裹在一条毛绒绒的毛毯里,小朋友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毛毯下的手不安分的到处摸索,一下一下的戳着自己肉乎乎的小肚子,还有像猫咪一样乖巧又有些不服输的睡颜。
        现在,身边只有一个冰凉的座位,坐着一团清冷的空气。
        毛不易又开始想念自己家的小朋友了。
                                           肆
        坐在了节目组的化妆台前,毛不易还是感觉有点不真实,就在不到一年以前,自己还是个参加选秀比赛的小透明,现在竟然成为了导师级别的人物,这事放到谁身上都会深感不真实。
        更何况,那个节目里,藏着他和他的全部深情。
         毛不易忽然想到了什么,匆匆忙忙的找到在后台忙碌的导演。“现在还可以换歌吗?”导演皱了皱眉,“马上就要开始录制了,应该会来不及”
“没关系,只要有伴奏就可以。”《消愁》不是挺好的吗,多有代表性,你想换成什么?”《今日我离别》”
        这是我想对你说的话啊。
        如果有机会,你就忘了我吧。
        愿你遇到的爱都可贵。
        愿陪伴你的人无论变成谁,都能和我一样真心相对。
        祝愿说太多,长夜不能寐。
        毛不易整整一期的录制,都在走神和溜号之中度过,脑海里全部都是小朋友的一颦一笑,那还有心情去管别人都问了什么?
         我家小朋友怎么能受欺负呢?
         去他妈的粉丝吧,老子一辈子只有钟易轩一个人。
          就足够了。
                                               伍
          录制刚刚结束,毛不易就冲到机场,买下了最早一班航班的机票,连夜赶回了北京。
           自己的小朋友,谁都不可以欺负啊。
            他可是我的小黑魔鬼啊。
            到达北京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站在宿舍的门口,毛不易竟然有一点胆怯,“我的轩轩会不会原谅我呢?”毛不易看着手里的那把钥匙,此刻却像一枚小小的火种,只一点却足以温暖全身。
            轻轻的打开门锁,客厅里闪着斑驳而又微弱的光芒,毛不易把行李箱放在门口,蹑手蹑脚的走进客厅,入眼的便是静音的电视,和沙发上只穿了一件长长t恤的小朋友。
             毛不易蹲在沙发边上,仔细端详着自己家的小朋友,眼镜压的鼻梁有一点红,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毛不易叹了口气,伸手摘下了小孩的眼镜,在茶几上放好,轻轻用手背拭去钟易轩眼角的眼泪,顺手捏了捏小孩柔软的脸颊。
              “唔…”钟易轩迷糊着醒来,因为没带眼镜,眼前朦朦胧胧的看不太清,只能看见一大坨不明生物伸手捏着自己的脸,看不清东西的缘故让钟易轩一时间有些慌乱,伸手胡乱摸索着,“眼镜呢?我的眼镜咧?”有点糊涂有点傻。“我家小孩怎么这么可爱呢?”毛不易心里默默想。
             “喏,这儿呢。”毛不易伸手拿过刚刚放在茶几上的眼镜,递给眼前这只刚睡醒的猫咪。“谢谢谢谢”小猫咪伸手接过眼镜,忽然感觉有什么不太对劲,“毛不易?你怎么回来了?”刚睡醒的茫然立刻被冲散,还没戴上眼镜的双眼里充满了小心翼翼。
               毛不易起身,坐在他家小朋友的身边,一把搂住了张牙舞爪的小猫咪,“易轩想不想我啊?”“不想,滚。”“不信。”“都分手了,就请您别再动我了,多耽误您的前程啊,毛巨星!”小孩子的脾气总是来的快,钟易轩在毛不易的怀里扑腾着,弄炸了两撮头发。只是钟易轩哪能是毛不易的对手,充其量不过是只小奶狗罢了。毛不易解下一直绑在手腕上的一根皮筋,给他的小朋友扎了个小揪揪,翻过身给了他的屁股一下,疼的小奶狗呲牙咧嘴。“钟易轩你有没有良心?我如果不和你分手你就要被这个傻逼公司雪藏了,你以为我想分啊?”毛不易急的脸都涨成了猪肝色。钟易轩愣怔了好久,突然嚎啕大哭,哭的毛不易一脸懵逼,哄了半个多小时才让他平静下来。小朋友抽噎着说:“毛不易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我只怕你不要我了,我被雪藏有什么关系啊我有你一个就足够了啊!去他妈的哇唧唧哇,大不了老子不在这呆了,反正你要是不要我了,我就去把这智障公司给炸了…”小朋友一边吸着鼻涕一边炸毛的骂着,毛不易揉了揉炸毛小朋友的炸毛,一把搂进怀里,“去他的wjjw,我唯一不能没有的就是你啊。”
              于是,第二天,wjjw高层就收到了来自天下最甜的巨胖cp的一份大礼。
       Leo_钟易轩
       今天02:30   来自iphone X
       名花有主了,郑重为大家介绍一下我男朋友@毛不易
    
        毛不易
        今天02:30   来自iphone X
        我有媳妇了,郑重为大家介绍一下我女朋友@Leo_钟易轩

         何来离别?心与心再无距离,便无惧离别,无惧远方。
(结束啦!说好的不虐就不会虐,感谢各位大大为我点的小红心小蓝手,感激不尽❤)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