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姑娘

我的世界很小,有你刚刚好。

《柳巷》 chapter 02

      夜色朦胧,医馆关了门,门外挂着的两盏红灯笼随着风摇摇晃晃,烛火不稳,忽明忽暗。
      医馆后不大的院子里,毛不易正抱着又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三花猫,坐在葡萄架下的藤椅上乘凉,月光从葡萄叶的缝隙间斑斑驳驳地洒下来,浸在他的脸上,白皙而又骨节分明的手轻柔的抚着怀里的猫咪,圆滚滚的三花猫舒服的打滚
,喵喵直叫。
      绿衣一进院子,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赏心悦目的场景。
      绿衣与毛不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打小两人就是邻居,小时候的毛不易长的俊美无匹,聪颖过人,绿衣也是听话乖巧,可爱伶俐,两家的大人总喜欢拿两个孩子开玩笑,说:“将来就让这两个孩子凑一对好了。”就这样,毛不易在年幼无知的情况下就这样被自己的亲妈给送了出去。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毛不易和这两个缺心眼儿的妈都没把这事当真,偏偏绿衣对这事上了心了,三天来给他做顿饭,五天来给他洗次衣,毛不易倒也不拒绝,毕竟自己和自家小孩都不喜欢洗衣服,又都懒得做饭吃,所以,毛不易和自家小黑也都乐得其所。
      “小黑,来,找姐姐抱。”绿衣笑的眉眼弯弯,向三花猫伸出双手,可这小肥猫偏不领情,尾巴高高竖起,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恐吓声,琥珀色的眼睛里满是警惕。
       一时间,场面有些尴尬。
      毛不易睁开眼,悄悄敛去眼底的不耐烦,揉了揉怀里大发脾气的猫咪的小脑袋。“绿衣,有什么事吗?”绿衣缓了缓神,“倒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今晚不用做绣工,得了空闲,就想来看看你。”“我有什么好看的?你今晚好不容易得了空闲,该回去好好休息。”这话听起来客气,却是含蓄的下了逐客令,毛不易面色温柔的逗弄着怀里的猫咪,语气却冰冷的僵硬无比。
      冰冷的语气让绿衣一愣,有点不知所措。“不是,我,我……我今天来想问你一件事。”“什么事
?”“他们…他们都说你和你医馆里的那个小郎中关系…很不一般…我…我就是好奇问一问,你别生气
…”毛不易抚摸着猫咪的手猛然一顿,怀里的小猫也更加躁动不安,毛不易的口气越来越冷:“绿衣
,我劝你不要牵扯我太多事,我与谁有关系,或是我与谁在一起,和你,应该都没有多大关系。”
毛不易抬起头,冰冷的目光撞上了绿衣的双眸。
      “可是毛毛,他是个男的啊!你怎么能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一辈子呢?”绿衣急的面红耳赤,眼里竟泛起了泪花,“绿衣,我和你解释的已经够多了,我也不希望咱们的关系弄的太僵,我的事情
,你最好不要管,你也管不起。”毛不易又低下头
,用手指轻轻弹着猫咪可爱的小耳朵,“还有,以后没什么重要的事你就不要来了,小黑不喜欢你 ,对了,记好,小黑不是你能叫的。”绿衣的大眼睛楚楚可怜充满泪水,气的一转身哭着跑了出去

      怀里的猫咪在绿衣踏出门之后忽然变成了俊秀的少年,还有没来得及收回去的一对小耳朵和一条小尾巴,平日里谈笑风生少年老成的小郎中,
现在却变成了黏黏糊糊太粘人的小奶猫,这种反差萌让毛不易的心都化了。软萌软萌的小猫窝在毛不易的怀里,撅着嘴一脸的不高兴,“怎么了
?我的小猫吃醋了?嗯?”毛不易眼里尽是笑意,
轻轻的捏了捏怀里小朋友软软的脸蛋,“没有。”
钟易轩把脸埋在毛不易的胸前,传出来的声音有点闷闷的。“怎么?难道易轩还舍不得她走?”毛不易揉了揉小孩的头发,声音里满满的都是温柔
,“也不是,她走了,我们就没有饭次了。”钟易轩抬起头,眼神里有点委屈,声音软软糯糯苏的要命,扯着毛不易的衣角轻轻的晃着,毛不易眼底的温柔化成了一汪春水,“你放心,小鱼干还是吃得起的,你啊,我还是养的起的。”
      我说今晚的月色那么美,你说是的。
(感谢 @Jun.一七 宝宝给我的鼓励,因为这两天真的是丧的要命,一直兴致缺缺,您真的让我重新开始了,谢谢😘)

评论(2)

热度(3)